日逼视频

首頁 > 新聞频道 > 河南

童年的幸福是從一條河開始

來源: 2020-01-10 08:41:28
  • 關注官方微信

  • 天天315維權

    在豫西南的一個小村莊,有一條河從村西流過,這條河叫大堰渠,村莊的美是從這條河開始的,童年的幸福也是從這條河開始的。

    當第一縷春風送來溫暖的時候,河水開始變得靈動起來。此時一切與河攸關的生命開始歡唱,草木從夢中醒來,欣欣然迎接春天,發芽,成長,開花。

    蔥綠的水草在水下飄逸,遊戲東西的魚在水草裏談婚論嫁。蝦蟹蠢蠢欲動。太陽出來的時候,還能看到有鼋在半河岸曬太陽,陽光照在深綠色的背上,閃著油亮的光。

    河沿上的小草在河水的映襯下,更加青翠。茅草,剌玫瑰,蒲公英,地丁草,野草莓競相成長,沒過多久,小草覆蓋了整個渠垹,渠垹倒映在水面上,像長在水裏,小草生長在河岸與水的中間,無憂無慮,從不擔心人或畜類去毀滅它們。

    夏天一到,它們就成了葳蕤一片,不慌不忙地開花,赤橙黃藍紫,看上去賞心悅目,是河岸最美麗的衣裳。每每在河岸靜坐,與流水默然相視,總被這種無言的美打動。清水長流,芳草蔥綠,鳥語清揚,蜂舞蝶飛。遠處青山聳立,還有寺山梵音隱隱飄來。童年的心,從那時起,就期許著逍遙山水的底蘊,至今癡心未改。

    鳥兒的羽翼七彩缤紛,疑是仙女織就的錦衣,讓人懷疑這些鳥兒是來自瑤池。也許鳥兒以水爲鏡照出了自己的美麗,興奮得在河面翩然翻飛,順便捕捉水面上的小昆蟲、小魚兒、小蝦作爲美食。歡快的叫聲聽上去甜美委婉,宛若天籁之音,任何明星也只能做做它們的學生。自由自在的鳥兒,從來不顧別人的欣賞品評而忘掉快樂,是河水的生機和希冀。

    河水也是童年的樂園,赤日炎炎下,午後的知了在岸邊柳樹上高歌,男孩子就迫不及待地赤裸著身體跳進水裏遊泳,打水仗,沁猛子,任太陽把他們的皮膚曬成黑色,結實得一生都不會生病。

    夏季的夜晚,河岸螢火蟲明明滅滅,在蛙鳴悠揚聲裏,女孩子們悄悄地摸進河裏,沖去一天的燥熱,水面還是出賣了她們的秘密,把她們壓低的嬉笑聲傳得遠遠的,連月亮星星也在跟她們一起偷笑。

    白天,離河遠一點的主婦,挎著衣服和床單,在河裏的大石頭上搓上半天,家長裏短,邊洗邊笑。孩子們也跟在媽媽身邊,把小腳伸進水裏,小魚咬著腳,癢癢的,一串咯咯的笑在水面上蕩漾開來。大一點的孩子會搬開淺水裏的大石頭,看螃蟹四處逃竄,出手極快地抓住它們,有的用小筐子放進水裏,待那魚蝦遊進去,乘勢撈出,于是一頓美味的午餐具備了。

    夏天雨勢來得凶猛,雨水把山裏的黃土泥沙連同樹木沖進河裏,黃色急流與岸相平,泥沙俱下。有牲畜、小家具和衣物也隨水而下。強壯的男人站在橋上把這些打撈上來,使河水順流而下。雨下得再大時,爲防止河水泛濫,政府就會派人從石龍堰放下水閘,水就消了下去。待到天也晴了,水又變得碧清,跳進淺水裏抓那些魚蟹是最容易不過的事了。魚藏在水草下面不動,自以爲人看不見它們,當它們被人緊緊地攥在手裏時,才知道根本沒有逃生的機會,很自然地成了一頓豐盛的美餐。

    橋與河是最妙曼的風景,是連接小村與外面的通道。一裏之內必有一橋,橋墩是古老的拱形。河水縱橫,橋上是河,水流過去,魚遊過來。河上又有橋,相互映襯,十分有趣。站在橋上看流水,站在水裏看橋上之橋,竟不知身處何處,憂爲何物。橋也是會說話的,每每夜半,水從橋下流過,發出嗚嗚依依的聲響,長短不一,好似一位百世老人在講著上下千年故事。白天從橋上走過,總想搖一葉扁舟順流而下,所謂的江南水鄉,便是我爲之命名的豫西家鄉了。

    有了這條大渠,隨意在渠岸開出一條小渠,再從小渠邊引出另一條小渠,于是水網交叉,水波輕漾,有了水塘的荷花飄香,有了浮萍蘆葦的處處青翠,也有了一方方鏡子映照出村莊的天光雲影。田塍、草徑,婉轉曲折的鄉村小道,柳樹成蔭,與秧苗交互生輝,好一幅魚米之鄉的家鄉美景。

    和河水有關的不僅是河水的美麗,而是河水用來灌溉的稻田。只需在田埂上挖一個缺口,水就乖乖地、緩緩地流進莊稼地裏。水的源頭是山泉,泉水澆灌出來的莊稼格外茂盛,大米的味道也與別處不同,綿軟清香甜潤。至到如今再也吃不到那樣香甜的大米飯,那是家鄉特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這條河水源頭不遠的地方,有一個五眼泉,五個細細的泉眼,終日汩汩地冒著甘洌的泉水,久之就成了一泓清泉。村民從山上砍柴,或從山裏徒步縣城購物,掬一捧水喝下,頓感神清氣爽,挑柴趕路也格外有勁兒。有人夢見一白衣仙人,告訴他喝一口五眼泉的水會長生不老,于是方圓幾百裏就知曉喝了五眼泉,多活幾十年之傳說。有好事者在將此事見諸報端,連千裏之外的人,也都想嘗一口五眼神水,有的用瓶子裝著泉水讓病人喝下,病果然也好了,沒病的喝下去延年益壽。自此五眼泉以神泉而得名。一村幹部認爲這泉太小,希望五眼泉像這河水一樣,源源不斷。當炸藥在這裏響過時,五眼泉從此消失了,再也找不到當年那又清又甜的泉水。

    五眼泉消失了,但從此後這裏的稻米更甜香沁脾,銀色的米粒,溫軟可口,從這裏走進高校的學子占全縣之首。也有人認爲那是神泉的水變成了河水澆灌的結果。

    如今鄉村的城市化建築,再也找不到大堰渠的原樣。只見水泥澆鑄的岸,時斷時續的髒水,沿河一排排的高樓。稻田變成樓房,水網成了馬路,花草和鳥魚再也無處找尋。我來到人世遇見第一條河的好模樣,一條河帶給童年的幸福,就這樣在現代化的建築中消逝不見。

    如今走近真正的江南,或在閱讀名家美文之時才能想起來昔日小橋流水,風物如畫的那條河。那條帶給我童年幸福的河,正穿過泥土與青草氣味的村莊,在夢裏緩緩流淌,依然是夾岸芳草,草長蝶飛,鳥啼花落,水清草美,在歲月深處閃著光亮。

    (度金凱  農行安陽市分行)

責任編輯:
有新聞想爆料?请登录《今报网呼叫中心》( /call)、拨打新聞热线0371-65830000,或登录東方今報官方微信、微博(@東方今報)提供新聞线索。今报网商务合作招募中,诚邀合作伙伴,联系电话18737167215。
  • 時政
  • 河南
  • 社會
  • 民生
  • 財經
  • 教育
  • 行業
  • 綜合

東方今報|資源手冊|呼叫中心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廣告服務|技術服務中心

Copyright © 2005 - 2019 giko-toky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制作单位:東方今報全网中心  版权所有:日逼视频_日本在线播放av的网站_我想操逼视频全集在线

關注我們